璇子【双眼皮+假体隆鼻+面部填充】

 

  我叫璇子,80后,目前单身,传说中的“大龄剩女”。

 
 
 

  25岁之前没觉得自己“剩”下了,总觉得自己还年轻,至少从年龄上来讲,25岁算是个风华正茂的年纪

 

 

  果然时光一去不复返,就算再不想承认,也掩盖不了成长的速度,从稚嫩到成熟,从短发到马尾,从普通到惊艳,能改变的人都改变了,街上遇到的小朋友开始改口叫阿姨,朋友同事相继成家,后来,我依旧是那个电影院夹在情侣座中间的单身狗,左右开济。

 

 

  28岁之后,再也没有元气满满的清晨。

 

 

  闹钟响了十遍才有力气起床,顶着黑眼圈提着眼袋站在两年没有擦过的镜子面前,努力的挤出一个微笑,告诉自己,其实也没有很难看。

  也还···说的过去。

 

 
 

  我曾经希望,我认识的所有人都是高度近视,看不清楚,也许就能好看一些,后来才发现,原来高度近视的那个人是我自己。

  现实往往就是,你越想极力隐藏,越是推的你锋芒毕露,2017年暑假,我刷新了婚介所的记录,相亲30次,无果。

 

 

 

  2017年上半年,我赶场的程度堪比一线超模,游走在各大相亲会场,无果。2017年9月,我擦干净镜子,终于看清了自己的模样,一个不漂亮的80后剩女。

 

  剩女这俩字挺扎心,不漂亮,更扎心。

 

 

 

  作为剩女的我,还是有优点的,比如,敢于面对之前惨淡的人生,有接受新生活的气魄。

  想要整形,没有下多大的决心,也没有纠结,踌躇,初衷也很简单,我不漂亮,想要变漂亮一些,也是这样的想法,从面诊到手术结束我都异常的轻松。

 

 

  我在二楼前台,和陈爱萍主任的办公室离的很近,决定手术之前,就已经跟陈主任聊过,但没有静下心来,告诉她我内心的想法,这一次,跟她聊了很多,我发现,自己在家臆想一年,都不如陈主任的三两句话来得实际。

 

 

 

       全麻手术,睡了一觉,醒来的时候,我问韩旭院长:

  “手术开始了吗?”

  “已经结束了,怎么样?”

  “这么快,我就感觉是睡了一觉那,哈哈”

 

 

  

      看吧,其实有些事情,没经历之前,我们紧张至极,过程反而并没有我们想象中那么困难,那么难以继续。

 

 

 

 
 

  我是历下美莱皮肤科的一名员工,也是一名普普通通的求美者,这篇文章写于手术后的第一天,状态很好,整形其实也很考验一个人,考验你有没有接受自己的勇气,考验你有没有改变自己的决心,有没有接受恢复过程的魄力,有没有平复喜悦的心境,等待,变成期待,期待完美恢复后的自己。